今天是:2018年06月24日 星期日
创出新世界 行到大舞台——访我校创行团队
新闻作者:(吴其昌 徐佳慧)  发布时间:2017年05月25日  查看次数:100    
5月18日,创行世界杯中国站社会创新大赛全国赛总决赛的前一天,西南民大创行团队的一名成员在朋友圈对北京写下这样的话:请你不要让我遗憾,请你把我最爱的团队送上最大的舞台。5月19日,北京国家会议中心,我校创行团队创造了奇迹:九年奋斗,荣获一等奖,重回中国区四强。北京没有让那位同学失望。
创行团队现任队长张铭鑫等这一刻已经等了三年。张铭鑫初入创行是在2015年,那一年,张铭鑫大一,我校创行团队无缘国赛半决赛。2016年,团队再度闯入国赛十九强,宣布晋级决赛名单时,宣读人员念出“Hangzhou”的那一刻,创行的一名老队员忍不住哭出了声,“这是我在创行的最后几分钟,剩下的遗憾交给你们去填补了”。今年5月19日,宣读最终成绩的那一刻,团队在场成员手拉手起身大声呐喊、拥抱、哭泣。张铭鑫在朋友圈写下这样的文字:从大一开始立志带队走到四强,终于了愿。
 
优秀的冒险者组成的团队
是时间给了这支团队这样的答案,从2007年校队成立以来,团队屡获佳绩,连续九年以西部赛区第一名的成绩进入国赛,在国赛中数次跻身十九强甚至半决赛,其他创新创业类奖项也收获颇丰。得到这些在外人看来如此光彩的荣耀需要付出多少努力?只有创行团队的亲历者才能体会。
张铭鑫告诉记者,在赛扶时期(创行前身“赛扶”),团队要求每个成员每天六点半早起在行政楼下读英语。“当时创行队员的平均绩点达到了3.8以上,很多成员都拿到了国家级奖学金”。到今天创行团队仍然保持着这种优良的传统,在区域赛和国赛正式备赛期间,团队成员是不允许请假的。备赛从一月份寒假期间就开始,观看历年优秀团队视频、进行英语训练成为了团队成员的寒假日常。从三月份正式开始备战区域赛,张铭鑫几乎每天晚上九点到次日凌晨两点多都在办公室里度过,周末也不会给自己放假。如此拼的姿态是被创行一直以来的优秀逼出来的,“你去想,如果中国乒乓球队在奥运会上拿了亚军会怎么样?”张铭鑫说道。
“从整体情况来看,我们是创行中国所有团队中的Top10”,张铭鑫肯定而有自信地说道,除了团队成员自身的优秀和努力,团队的架构和运作模式也起到很大作用。创行西南民大团队以项目为主线,将行政部门和项目组搭建成十字网架构。团队还通过人员的流通增强团队的活力,比起“从一而终”,团队更倾向于让队员“自由变更”,根据自身的优势进行部门间的流动,同时也更好的发挥在团队中的作用。虽然创行团队内部学霸云集,但在招新时团队对成绩看得并不是那么重,“当然也会看成绩,但我们更看重他的英语能力、他的思维创新能力以及冒险精神”。
为什么需要冒险精神?张铭鑫解释道:“社会创新需要考虑诸多因素,也存在很多变量,随着社会的发展,大量的资源涌入创新这个市场。所以我们需要队员具有冒险精神。”
我们想为盲人打造无障碍的生活
“其实,创新本身就是一种冒险”,宋超说。他是此次代表我校创行团队出战区域赛并晋级全国赛的“触摸视界”项目组经理。
创行队员在社会企业“黑暗中对话”体验馆进行调研时,场馆的盲人导员向队员表达了盲人群体对辨识物品类产品的需求。在中国,盲文在盲人群体中的普及率已经超过85%,项目组将盲文和便利贴纸概念结合,设计出盲人信息识别领域的产品——盲文贴。“一部分盲人也会用类似于盲文帖的载体对物品进行标明和辨识,但他们多采用防水防潮等性能差且凸点感(现行盲文以凸点的排列对应相应的字符,使用者通过对凸点排列的触觉感知进行识别)不明显的牛皮纸,辨识物品效率低下的同时出错率高”,宋超介绍到,“我们就是想通过这个产品为盲人打造无障碍化的生活。”
在项目初期,为了验证产品的可行性,队员们经常用整个周末的时间跑调研,但产品效果与预期有所偏差,受众对产品材料的体验不佳,性能和凸点感都没有得到满足,经过反复的材料研究对比,项目组最终找到了目前使用的高分子复合型材料,能够在保证产品重复使用率的同时将成本控制在相对低水平。
产品研发出来了,该怎样去推广并将其市场化呢?项目组同四川省盲人协会、残疾人联合会等机构进行了合作来获得线下推广机会。并与四川省人民广播电台开设的一档针对盲人听众的助残节目“风雨电台”进行合作对产品进行宣传,“因为我们考虑到盲人接受信息的方式和普通人是有区别的,视觉传达不适合盲人朋友,我们决定用有声电台的方式进行推广”。得益于政府对民生和社会保障事业的关注,产品的宣传和推广得到了有关机构的大力支持。截止到目前,项目组已对包括三家超市、一个餐厅和咖啡馆在内的七个公共场所进行盲文帖覆盖,同时还在零售超市等平台对盲文帖进行线下销售,通过中国盲人购物网进行线上销售。未来,项目组还将进行盲文帖城市覆盖行动,通过与市政部门的合作,扩大盲文帖的覆盖范围,为社会弱势群体提供更加便捷的生活。
问及对项目可行性的看法,宋超认为,一方面,现在社会是越来越关注无障碍建设,这样一个项目是符合当下主流价值观的,另一方面,盲人对于辨物识物产品是有一个刚性需求。
“在产品宣讲会的时候,有一位盲人阿姨一直打听我们信息,想让自己的儿子加入我们,她欣赏的是一群90后能够有这样一个意识来关注残疾人,来做社会无障碍建设。”还有另外一个盲人朋友,他说:“希望你们不要辜负我的希望。”对于创行队员来说,受众支持的力量是无穷的,也正是受众的支持,支撑着团队突破了一个又一个瓶颈。
张铭鑫对项目取得的成就这么分析:“拿我以前做的牦牛的项目来说,有的外国评委就问我什么是牦牛,它们生活在城市里吗?”文化差异在创行的比赛中是要着重注意的东西,“而盲文帖这种东西,评委能切实感受到它的意义,他们也会有老的一天也有视力衰退的一天。”张铭鑫把它概括为“摸得着的技术”,这也是我校创行团队挑选“触摸视界”项目组参加比赛的主要原因。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我们学校教授的许多知识对项目的开展有很多益处”,我校创行团队始终关注民族地区社会与经济发展问题,并积极与我校各学院进行合作。张铭鑫所负责的“生生不息”项目与我校生科学院和青藏高原研究院等进行合作,通过推广微生态发酵饲料来解决川西北高原牦牛冬季死亡率高的问题。“牧民在初期并不愿意接受这个东西”,农业模式一旦固定下来改变起来是极其困难的,而且牧民对这样一种新技术也担心投入与产出的问题。项目组通过与青藏高原研究院和红原当地几十户牧民达成了合作协议,经过试用,发现的确这项技术对改善冬季牦牛死亡问题卓有成效。他们还与当地居民合作设立了零售点,不仅提供就业岗位增加居民收入,更通过这种方式提高微生态发酵饲料的普及率,并从根本上提高当地农牧民的经济收入水平。为什么采取售卖的方式而非直接给予农牧民?“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校创行团队副队长朱子璇作了解释,这并不符合企业家行为,传统的单纯的“授人以鱼”可以在短时间内通过社会的帮助进行维持,但长时间延续是很困难的。“我们不以盈利为目的,但盈利是必要的。从本质上说,我们还是商人,他们还是客户。低成本的售出并不会产生可持续的经济效用”,创行也正是通过运行此类的可持续性项目来教给成员多元的商业思维和商业模式。
近年来,创行团队始终在紧密贴合市场及政策需求改变运营策略。“从高成本机器到低成本与技术含量但能切实改善社会部分群体生活的工具师团队项目在方向上的创新”,不仅如此创行还从业务培训、宣传等方面进行团队运营的创新,“紧跟时代和团队发展过程中的变化对团队做出创新”,张铭鑫概括道。
采访最后,记者问张铭鑫对团队未来的期待,他说:“一定能拿冠军,总有一年可以。”是的,四强只是一个开始,一次争夺冠军的机会,给了这个团队以夺冠的勇气。创行队员5月20日在朋友圈写下这样一句话:如果我不曾见过漫天星河的璀璨,我也可以忍受无边的黑暗。今天这支见识过“满天星河”的荣耀之队必将带着他们一直以来奉行的创新与企业家精神,从民族地区而来,要往世界舞台上去,在时代的浪潮中,奏出属于民族的强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