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02月21日 星期三

民大的夏天
新闻作者:(高伟)  发布时间:2017年05月25日  查看次数:100    
我从故乡走出来,闯进这个学校,却仿佛又走回故乡。两排银杏树挺拔着,像父亲有力的臂膀,脸色是黝黑的,还带着深深浅浅的疤痕;一架虹桥延伸着,如母亲灵巧的双手,首尾沟通着南北儿女。桥身平行延伸,风雨无阻,牵引着莘莘学子,而叶子全然不分你我,只有小块的光线稀稀疏疏从枝叶间掉下来,像那独处异乡的失落人黄昏中破碎的心情。我沐浴在清爽的树荫里,那双粘着故乡泥土的休闲鞋,踩得树影里的心思痒痒的。几只麻雀欢快追逐回旋着,但快乐是它们的,我什么也没有。许久没见过这么美的夏日了,不经意间,这民大夏天的美妙,我已经走了三年,心里不禁呀然一惊。
三年的民大,十二个春夏秋冬轮回,却只在现在才发现民大的夏是如此的多姿多彩,也许是只有一年的缘故吧!如同网络里的一句话:“假如每天都是生命的最后一天,你会发现一切都那么地值得留恋。”如果我的生命只有一天,我只想用二十四小时去赞颂民大的夏天,那个多彩的季节,那个青春飞扬的地方,那个用灵魂守候的归宿……
民大的夏天是多姿多彩的夏天,也是一个有声有色的夏天。那声音如成千和弦,组成了一支庞大的交响乐团。你听,夏日里的蝉鸣叫犹如乡间小调,不绝于耳。虽然只有两个声部,但胜似千万人的合唱,一声接着一声,心灵就会因为夏天的歌声而变得悠然洒脱。我喜欢在梦云湖畔眺望远方,我知道那是尘嚣里民大最安静、最纯净的地方,与鸟儿相伴,与花儿共舞,与草儿相依。在民大夏日的夕阳中,我们可以背诵英语,可以与朋友谈笑风生,可以独自思考人生,我想所有人都会喜欢这片宁静的土地吧!
民大的夏天是生机勃勃的。落红还没完全化作春泥,石榴已有了笑意。接踵而来的是销声匿迹已久的第一声蝉鸣,民大的夏天,就这样来了。所有的植物都洗去了以前的面孔,换上了遒劲有力的枝干,叶子也变得苍翠欲滴,香气飘香万里,沁人心脾。“古柳垂堤风淡淡,新荷漫沼叶田田”,池塘里,一朵朵采莲“青荷盖绿水,芙蓉披红鲜。下有并根藕,上有并头莲。”红的、白的、粉的,让人应接不暇。蓦然回首中,已是“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民大的夏天是静谧和畅的。“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夏天,城市的嘈杂消失了,漫步在民大校园的广场边、小树林,只听见清脆的鸟叫声。在安静的池塘边,摊开一本《麦田里的守望者》。“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我喜欢秋天的稻草人。不过在夏天看插图上的秋天,倒是别有一番味道。在民大,只有她的夏天习习微风才能让我欢喜。那种与风扇完全不同、有旋律的风,是我在民大夏天憧憬的乐趣。
民大的夏天是意境深远的。从宿舍到图书馆要经过一条小路,小路上铺着石子,像一条蛇一样蜿蜒。两旁是触手可及的草坪,还有一些经常对着湖水梳妆的垂柳。每当我经过时,她们收敛过我不少笔墨,总能拾捡起我滴落的心情。有几片小树林,也许还称不上是树林,只是长着些树的草坪,夹着地砖小路,路边散布着些泥泞。每逢夏天,一般都会有同学躲在里面,捧着书读着英语。他们善于找到一个最佳的位置,别人不会影响到自己,自己也不会影响到别人,风也能带着草香走进来这一片树荫,他们游刃有余地隐在这些树林里,如同顽猴恰到好处地挂在树枝上。
当然,民大夏天的夜色总是挂着迷人的色彩,有点深沉却带着浪漫。黄昏天空的云彩,像是艺术家的油画,五彩斑斓。等到夜幕降临,天空出现一轮明月,月光笼罩下犹如巨蛋躺卧的民大运动场上,小情侣们挪着含蓄的步子,揣度着对方的心思;也有多愁善感的书生头枕一本书,仰看月色,如果仔细一看,还有可能会发现意想不到的东西——在月亮的右下角,有一颗玉树,在树上有一只小兔,那是嫦娥唯一的伙伴玉兔。
而今,我已大三,看着小黑板上面的数字在一天一天地减少,离校的一年之期慢慢到来,眼泪又落下了。分别在即,留下的是久久的怀恋。一季花语,一季青春。我用耳眼口鼻听过你夏天的生机、看过你夏天的茂盛、品过夏天的果实、嗅过百花的芬芳。那年夏天,我学会了坚强,也学会了放弃,我的天空也会很漂亮的。我依然相信……
民大,她给了我四年时间让我熟悉她。她像一个神秘者,不肯说一句话,只是默默做着手里的事情。这是一所朴实的学校,却又不失幽默生机。朴实是一种内在的东西,在武侯校区古老的墙砖瓦里,在航空港校区的一棵棵老树的信念里,在民大人的作为里……事实上,她无处不在:是学生青春的躁动、狂妄、遐想、迷茫、青涩,统统在这朴实里。经过若干年的历史熏陶,当这帮学生走出校门的时候,已经带走一样最有分量的东西,不是文凭,而是朴实的品质。
我爱民大,也爱民大的夏天!